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霸道王爷野蛮妃》霸道王爷娶傻妃 大叔受 霸道王爷野蛮妃69文

更新时间:2021-01-09 15:01:52

《霸道王爷野蛮妃》霸道王爷娶傻妃 大叔受 霸道王爷野蛮妃69文 连载中

《霸道王爷野蛮妃》

来源:作者:万俟乐分类:现代言情主角:方是谁,连一声

完结小说《霸道王爷野蛮妃》是万俟乐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方是谁,连一声,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虞美人”在杀手界是一个让人闻风丧胆的名字。没人...展开

《霸道王爷野蛮妃》免费试读

“虞美人”在杀手界是一个让人闻风丧胆的名字。没人见过她出手,见过的人都已经死了。她是秘密杀手组织秘密武器,任何不可能完成的刺杀任务她都能出色的完成。然而,最近杀手界传言,虞美人要退隐江湖。

“老板,我要退出。”虞美人脸上没有表情,有的只是她一贯的冷漠。这不是商量,而是已经下定了决心。当他最后一次出任务时,那女子绝望的看着自己的眼神让她永远无法忘怀。她原本要杀的不是那个女人,而是那个女人的丈夫,那个男人因为掌握了某重要人物的不利线索而被人雇人杀害。虞美人本是冷血杀手,对于感情她一向是麻木的,她不知情为何物。当她看到已怀有身孕的她时,它却起了怜悯之心,愿意放过她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女子苦苦哀求,还是没有阻止爱人生命的终结,绝望的她望着杀死自己丈夫的女人对天长笑,罢了竟要她向自己开枪。

“为什么?”虞美人不解的问。既然可以活,为何却选择死?

“你没有感情,因为你没有得到过,你眼里全是杀戮,你永远不会明白我的。他死了,我岂能独活。你动手吧,让我们一家三口团聚吧。”女子的眼中没有一丝惧怕,相反的竟有一丝幸福的写真。虞美人迟迟不肯动手,不知为何,只需要一扣扳机就能解决的事,她却有些下不了手。

女子看出了她的挣扎与犹豫。“你也不是全无感情,总有一天,你会明白我的。”女子夺过她手里的枪,左手举枪,右手紧紧地握住他的手。

“嘭……”虞美人被自己的回忆惊醒。

“美人,你是我的得力助手,我怎么舍得你离开。”说话的人穿着黑色西装,皮鞋擦得程亮,海拔不高,任谁也看不出他竟能经手一家顶尖的杀手组织。他在她三岁时把她捡回来,让她与狼狗抢食,与同伴嗜杀,她是十几年来从几十人中活下来最狠的杀手。他不会放他离开,因为那是他的损失。

“我只不过是你杀人和赚钱的工具。这种日子我厌倦了。我必须离开,不管你是否同意。”虞美人还是那副冷漠的表情,没有一丝血色。

“从这里出去只有一条路,那就是横着出去。”屋外进来了七八个穿黑西装的男人,他们都是老板手下的棋子,老板一声令下,他们便动手打人。

很显然,他们不是虞美人的对手,他们没有那样的童年,也没有她那样的遭遇。虞美人的动作疾如闪电,大家根本看不清她的动作便躺在地上坐痛苦状。老板发特级追杀令,所有的杀手开始出动,只为劫杀他们曾经共事的同伴。虞美人从众人的围堵中杀出了一条血路,她回头望望那些被自己伤得惨重的曾经的同伴,不由得苦笑了一下。虞美人从防守严密的杀手组织总部一路突围,早已不堪重负,劫了一辆车疾驰而去。后面追杀的人锲而不舍,上面的命令是杀无赦,他们是死士,没有感情,不达目的决不罢休,不管对方是谁。虞美人自嘲,这不就是曾经的自己么。

车身已经布满了弹孔,子弹从她的肩胛骨穿过,她几乎忘记了痛是什么感觉,但她的手却失去了控制,车子在长江大桥呈型穿梭,她感觉刹车似乎已经失灵了,速度已经不受控制,车子撞向一旁的阻碍物,连车带人掉下了大江……

“报告老板,虞美人任务终结,连人带车坠入大江。”

仿佛游离了一个世纪,虞美人把自己所有做过的事都重走了一遍。往事不堪回首,以前的她总是不愿回忆过去,她害怕那些回忆会将自己伤得体无完肤。然而现在,她沉浸在过去不能自拔,想醒来却怎么也醒不过来。以前的那份傲气渐渐抽离自己的身体,随之而来的是惊恐与害怕,她似乎看到了不远处的光,她拼命地向前跑,只为挣脱命运的枷锁。越来越近了,越来越近了,当她终于可以触摸道那片光明的时候,一切,又显得是那么的陌生……

“小姐醒了。”身边的人儿惊呼出声,不一会屋子里便挤了好些人。

“嫣儿,你终于醒了。”一个年纪约四十多岁且风韵犹存的夫人坐在床前,欢喜的握着她的手。

她以为自己晃了神,可眼前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所有的人都穿着古装,梳着古髻。摸摸自己原本应该受伤的肩膀却感觉不到疼痛,带来痛楚的却是额头。依稀记得自己没被子弹打到头,可头为什么会痛呢?她不解。莫非?难道?穿越了?

她打死也没有想到,这种事也会降临到她身上。平时训练完后,她也会看那些任由发挥想象空间的文字来打发时间。她对天发誓,她对穿越是没意思的,那么多人争相着往古代穿,却也没见着一个熟人。他就算是想穿,她到宁愿穿到未来,而不是古代。这里有太多的繁文缛节,太多的束缚。可惜,现实永远是那么残忍,永远不会按照你预定的方向行走。就好像想脱离组织却得到了这样的结果,不知是该悲还是喜。掉下大江,她知道她绝不会活,抱着必死的心老天却给了她第二次生命。

“嫣儿?是在叫我吗?您是?”她疑惑的问。

“嫣儿,你怎么了?你连娘都不认识了吗?”妇人拿出手绢,顿时老泪纵横。

“娘?”这个陌生的名词她第一次叫,就算是在自己的时代,她连一声妈都没叫过更何况是娘。看着为自己哭泣的老人,她心里是暖的。头一次,有人为她哭泣。

“来人,叫大夫。”说话的是一个很有威严的知命之年男子,看上去好像一家之主。

不久下人便带着大夫进门了。看这速度,这至少是个大户人家,大夫来得才会这么快,又或讲他们家里本来就养了一个大夫。很显然,他们是后者。

大夫给她把脉,不消一会便有了结果。“小姐只因撞到了头,导致头部有淤血,所以失忆了。”

“失忆?”众人惊呼。“那她什么时候才会记起来呢。”说话的是以青年男子,一表人才,器宇不凡,眉宇之间透着一股精明之气。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