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淑女有毒:纨绔王爷腹黑妃》请妃入瓮纨绔王爷神偷 T吧 淑女有毒:纨绔王爷腹黑妃69文

更新时间:2021-02-08 10:01:59

《淑女有毒:纨绔王爷腹黑妃》请妃入瓮纨绔王爷神偷 T吧 淑女有毒:纨绔王爷腹黑妃69文 连载中

《淑女有毒:纨绔王爷腹黑妃》

来源:作者:戴阿米分类:现代言情主角:赵三爷,许家

经典小说《淑女有毒:纨绔王爷腹黑妃》由戴阿米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赵三爷,许家,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你不要胡说!我们……哪有什么关系?” 琉...展开

《淑女有毒:纨绔王爷腹黑妃》免费试读

“你不要胡说!我们……哪有什么关系?”

琉璃赶紧反驳。

“确定?”

面具下的眸光一闪,琉璃心头就跟着一颤。

好吧,她承认他的想法没错。

随便哪家的女儿要是出了这种丧失名节,辱没门风的丑事,要么绑去沉猪笼,要么逼着绝食自尽。

就算能逃一死,也一定幽禁起来免得给家人丢脸。

尼姑庵是个幽禁的好地方。

但是哪家会在盛怒之下,还给被幽禁的“罪人”布置这样奢华舒适的住所?

还能容她躲在这里舒舒服服的养孩子?

琉璃想了想,自己那个富甲一方又豁达不拘的亲爹,只怕也做不到这样。

何况这建塔修密室的工程,耗时耗力,哪里是临时能弄出来遮丑的?

“还有,吃东西要怎么办?”

她叫起来。

小八冷笑一声。

“你能想到的,自然别人早就想到了。”

他走过去,踢了踢墙角硕大的朱漆曲木笼,灰黑色的灰屑立刻飞扬。

“定期有人送食物就来,就储在这里。可怜,还剩了这么多在这里化灰。”

他又走到案头,掂弄那套白玉酒具。

壶盖一开,居然还有酒香四溢。

“许家秋露白!”

琉璃抽抽鼻子,立刻就辨认出来。

金樽清酒斗十千算什么,“许酿”才是世上最稀罕的珍酿之一。

江南乌程许家世代酿酒,所酿的两种秘制酒浆堪比琼浆玉露,被称为“许酿”,年年都被选为贡品。

五十年多前,许家最后一位酿酒师英年早逝,手艺并无传人。

留在世上的两种许酿美酒也越喝越少,越喝越贵,差不多二十年前就很难在民间找到了。

琉璃能认得秋露白,还是因为好几年前随季老爷北上探望远嫁的大姐琥珀。

琥珀的夫家姓周,是京城的皇商。当时办事得力,蒙圣上赏赐了一壶秋露白,如获至宝。

季老爷和琉璃恰逢其时,也分享了一杯圣恩,从此没齿难忘。

“不,这是Chun波绿。”

只见小八一手持壶,一手把盏,徐徐倒满一杯玉液。

“秋露白的气味更浓烈,倒不如Chun波绿来得滋味绵长。”

居然还浅酌慢品起来。

琉璃无语,只能看着他把美酒喝了个涓滴不剩。

喝完咂咂嘴:“躲在这里还能过这种日子,也不算委屈了。”

琉璃捕捉到他声音里的感慨。

“从一开始你就好像对这里很熟悉的样子,莫非你认识以前住在这里的人?”

“也不能说认识。”

他懒洋洋朝软榻上一躺,仰面盯着屋顶,沉默半天也不知在想什么。

过了一会儿终于肯开口说话说。

“想不想听个故事?”

“我能说不想吗?”

琉璃找了个光线最明亮的角落坐下,双手环膝,做好了随时发抖的准备。

其实小八的故事并没有她意料中的可怕。

说的是很多年,有一大家子人,可能姓赵,可能姓钱,可能姓孙,也可能姓李。

高门大户,外面看其乐融融,内里免不了勾心斗角。

好在当家的老太爷英明,虽然乌七八糟的事情多,但一直没闹出大乱子。

老太爷子女众多,按规矩,以后接手当家的应该是嫡长子。

偏偏老太爷晚年宠爱一个小妾,宠得神魂颠倒。

小妾生了个小儿子,老太爷更是爱得如珠似宝。

小儿子才三岁,老太爷就宣称以后自己的家产都要归最疼爱的小儿子。

其他儿孙当然不服,尤其是长房长子,辛苦经营多年,快到手的鸭子却要飞了。

老太爷为了稳住长子,又想了个办法。

他立下遗嘱,百年后当家之位仍归长子。

但是,长子死后,却不能让自己的儿子当继承人,只能把家业交给幼弟。

老太爷很清楚,自己这个长子天性善良,极其孝顺。

于是他不以利益诱惑,而是搬出天理人伦,以孝道相逼,让长子接受了这个条件。

长子那时候已娶妻生子,听说这件事后,不仅长子全家不高兴,长子的岳父家更是生气。

岳父家不敢朝老太爷发怒,就把矛头对准了那位小妾,还有与小妾交好的几家亲戚。

“是破坏他们的生意吗?”

琉璃听了半晌,终于忍不住问。

“差不多吧。当然,他们的生意,比你家的生意可要大多了。”小八叹了口气,“也血腥多了。”

琉璃在脑海中迅速搜寻了一番。

大江南北的富豪她大致都听说过。生意能做得比季家大许多,还血腥……、

“莫非是塞北万马堂的万老爷?”

不对不对,万老爷子虽然一代英豪,却被万老太太管得服服帖帖,哪里还敢专宠什么小妾。

“还是太原赵三爷?”

听说赵三爷早年沦落草莽,手上沾过不少人血,现在倒是规规矩矩做起了煤炭生意。

可是,听说如今赵家管事的是赵三爷的几个孙子,也是对不上。

再不然,就只有她大姐琥珀的婆家了。

然而琉璃也从没听琥珀说起过类似的事情。

“死心吧,你猜不到的。”小八说,“顺便说一句,我说话时讨厌被人打断。”

他只瞟了一眼,琉璃就觉得一股寒意袭来,赶紧缩了缩脖子。

长子的岳父家笼络了很多人,原本是打算扶持自己女婿。

谁知长子天性和善,不忍心伤害庶母和幼弟。

于是岳父决定抛弃女婿,改为扶持自己的外孙,也就是长子当时年方十四岁的大儿子。

当然,这个岳父也有自己的小算盘要打。

女婿毕竟是外姓人,岳父帮忙再多,家业仍然是女婿家的。外孙就不一样了。趁着外孙年少,他可以插手的地方很多。

不过老太爷也并不糊涂。

他早早就进行了一番秘密布置。

等到岳父派的人闯进去后,发现小妾和幼子都不在了。

更可怕的是,老太爷躺在床上,刚刚魂归西天。

他嘴角有一抹乌血,从不离身的玉珠串则摔在地上,看起来是死前用力掷出的。

在他们闯进去之前,房间里只有两个孩子,都是老太爷的亲孙子。

一个就是那个十四岁的大儿子,另一个是他六岁的弟弟。

两个孩子都跪在地上,模样都十分惊恐。

当长子、岳父和其他家人都赶到以后,六岁的弟弟举起手,非常惶恐,但是非常清楚地说了一句话。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